“宠妹狂魔”八年只做一件事妻子闹离婚也不让步……

发布日期:2019-08-12 14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由于妹妹已经完全丧失行动能力,李启俊只能日夜陪护着,每天从换尿布、喂药、擦脸等开始,然后喂饭、按摩,每个动作都十分娴熟,如同照顾刚出生的婴儿般细心。

  8年下来,他甚至练就了一手比护工还专业的照顾瘫痪患者的护理本领,在照顾完妹妹之余,为其他患者端屎端尿,以此补贴家用。妻子对于他“不顾家”的做法非常反对,要和他闹离婚。但他不愿放弃妹妹。

  “我就这么一个妹妹,父母都不在了,我不管他,谁管他?”李启俊红着眼圈说。他说,妹妹这几年病情有所好转,这是他最欣慰的地方,哪怕他人不理解,他也认为自己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。

  55岁的李启俊头额头上已经爬满了如波浪般的皱纹,和记者聊天的整个过程他都眉头紧锁。

  上午7时,在深圳一家医院神经外科的病房内,李启俊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开始为妹妹李玉玲洗脸。躺在病床上的李玉玲面部僵硬,没什么表情,只是偶尔眼睛能转动一下。

  几乎每过一段时间,有医生来查房时,李玉玲都会问上一句,“我妹妹还能醒来吗?”但多数情况下得到的答复都是“醒来的可能性不大”。

  但李启俊不想放弃这最后的希望。“我经常看到媒体上有报道,说沉睡了几十年的植物人都能醒来呢,我相信我妹妹也有醒来的那一天。”

  洗完脸,李启俊开始喂妹妹吃药,每次吃药,大大小小的药片不下10片。李启俊像哄小孩子一样,朝着妹妹微笑着说,“吃药啦,早点吃完药,你才能下床走路。”

  医生告诉他,李玉玲现在处于植物人状态,对于外界的言语、声音等刺激,做出的都是生理性的反应,并不是有意识的对他的话做出回应。即便将来恢复,智力可能也就等同四岁孩子。

  但李启俊不这么看。他觉得,妹妹虽然是植物人,但却依然听得懂他说什么,因为他每次和妹妹说话,妹妹都会做出回应。“有时她还会对着我笑呢。”

  李启俊每天都坚持和妹妹聊天两小时,只要有空,他就一边捏着妹妹的手,替她做按摩,一边和她聊天。聊天内容很多是小时候的故事,用的是陕西方言讲的。

  翻身拍背对于李启俊来说是一个艰巨的任务。他的身板比较瘦弱,要把100斤重的妹妹翻过身来,保持一个稳定的姿势,李启俊需要先在床边放一个枕头,让妹妹靠在上面,然后一只手扶着她,一只手在她的背上轻拍。十多分钟过去了,这个别扭的姿势让李启俊浑身大汗淋漓。

  “拍背是为了防止把痰呛入气管。”李启俊说。为妹妹吸痰,李启俊也经历了一个适应过程。他是一个有洁癖的人,但为妹妹吸痰是每天例行的工作,一开始他也觉得有些脏,不习惯。

  “但我一想,这是我妹妹,我不照顾她谁来照顾她。”李启俊说,在深圳请一个护工,一天要300元,一个月就是9000元,自从专门照顾妹妹后,他已经没有了收入来源,根本请不起护工。